脑洞协会

*锡纸
一个腿厨(?
许刘易拉罐神教教徒
冷西皮制药厂缓慢出货♪
一片苏心在玉壶
——
2016.6
稳赚不赔的买卖只有学习
近期:卡里巴恩/维姆/艾德蒙德/一期一振/大神晃牙/伏见弓弦

 

[青桃]脚踏实地和仰望星空

                                                       

 

粉色的长发顺直到腰际,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泡泡衣,下身的黑色短纱裙安静地遮盖了膝盖以上的肌肤。有着这样吸引眼球打扮的少女少女在广场前来回踱步。

脸上满是不满与焦虑。再加上这讨骂的天气,少女有种想把身旁的垃圾桶踢倒以表自己的愤怒之情。

但鉴于自己是淑女,再想想今天的目标,少女还是咽下了这口气。攒紧了拳头,狠狠地捶向了自己的大腿。除了大腿的疼痛感,少女还被脚踝的酸痛折磨着。早知道今天会这样就不穿高跟鞋了。

这样想着。

 

“哟,五月”从背后传来的声音。

“这么早就来了啊。”

来你个死人头。少女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口。

“你迟到了。”

转过身的少女脸上突然恢复了笑容,用很轻柔的语调说着。

“哦是吗”回答少女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少年,慵懒的声音透露出他似乎刚睡醒不久。

“没事的,走吧。”少女笑着说。

“抱歉。”

 

反常的对话。


 

 ——

为什么不生气啊。

应该还没暴露吧。


心怀鬼胎的两个人开始往商店走。

   

桃井五月和青峰大辉这次的目的是买鞋。

“两个人一起出去,每次的目的都是买鞋。”黑子曾经这样嘲笑他,“亏你每次都说的出口。”

“只有小桃子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吧。”连黄濑都敢嘲笑他。

买鞋有甚么不好的。青峰在心里诽谤道。忍不住偷偷地瞄了一眼身旁的少女。

桃井正在略急躁地向前跨步,仿佛发现有人在看她,她稍稍偏过头,“怎么了,阿大?”

“啊……没。”硬要找个词形容她的话,大概是明亮吧。

 这可是青峰大辉能从他比千层糕还薄的字典中能找到的最好的形容词。

 

从见面的那一刻起,笑容就一直挂在少女的脸上。

很漂亮。

不习惯。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呢。不,硬要说的话.....

“……”

 

“啊到了。”少女充满活力地叫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又降下了音调,“啊阿大我们进去吧。”

“五月,你没病吧?”青峰脑内想的东西马上从嘴里滑了出来。

“诶 ?”少女皱起了眉头。  

“你刚刚说话的调调,真是让我起了一身鸡皮。”青峰走了过来,想要摸摸少女的额头,确定自己的想法。  

“什…!”桃井向店内退去,对方的指尖却还是刮到了自己的皮肤。

小范围的触碰。  

一眨眼的功夫桃井又恢复了温驯的笑容。


果然还是不对劲。  

差一点,就变回正常的样子了。想到这里他暗自吐槽,你以为她是仙女啊!

 

仙女啊。  

  
……。  

青峰有些沮丧的垂下了头。  

听说五月很有人气呢。   

听说五月收到的情书就和她失败的料理一样多呢。  

听说五月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够紫原吃一天呢。  

那真是很多了。   

 

“阿大,你说这双怎么样。”被店里的顾客用羡慕的眼光注视着,青峰走近了他的女伴。  

“不怎么样。”明明感觉到对方期待的眼神,他还是否定掉了这双鞋。  

“五月你就不能有好一点的品位么?!”又是这大声的不耐烦的调调。   

桃井把牙缝里的埋怨吞进肚子,再次晃进了鞋架中。

青峰坐在换鞋的地方看着桃井的脚。  

今天穿了高跟鞋。   

鞋架遮住了上半身,青峰只能看到脚尖的地方。   

 

虽然觉得自己很帅但是自己再帅也只是个黑皮。    

……啊……烦躁。  

最重要的是…五月喜欢哲啊。

青峰脑里立马跳出出桃井那天是如何咬着那支兑奖获得的冰棍的画面,还一蹦一跳的,明明之前在解决掉小混混后给她买的饮料也没有令她笑的那么开心过。

青峰不愿意再想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大脑一片混乱。在糟糕的回想后,青峰特别想冲出去买一本小麻衣。  


“阿大!”少女再度满面笑容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你看这双怎么样,和哲君的那双也很像。” 

“喔。”青峰直接拉了她就往外走。  

“阿大你干嘛啊!?”半天来一直好脾气的桃井现在想甩开那只手。   

这次是肌肤的完全接触。  

 

青峰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自己原本就不应该要求五月陪他来买鞋的。

况且她还同意了。   

“我们去哪儿。”几乎是被拖着走,桃井还是用了质问的口气。

“影像店。”那家伙根本都没回头看她。 

 

已经耗掉了大半个下午,太阳也疲倦得沉了下去。   

这样大声的吵嚷引来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你要干什么啊!!”青峰慌忙捂住了她的嘴。 

“别人会以为我在骚扰你的。”  

这句话带了三分的无奈。  

 

桃井对于这酷热的太阳第一次表现了感谢。   

升高的体温被气温遮住了,涨红的脸也被遮住了……至于心跳…反正这个笨蛋也听不到!   

就这样,挂着不是那么裸露的海报的店门口出现了一个黝黑少年架着一名少女的奇怪组合。  

“这种时候能治愈人心的果然只有小麻衣了。”放下了被抱起的桃井,青峰用轻飘飘的脚步奔进了店内。   

 

桃井的脑子里炸开了锅。   

他刚刚抱了我吧??我我不去阻止他么!!啊啊啊啊那个笨蛋@&$#%…  

最后全变成热气从脸上冒了出来。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


………结果今天也没有成功。  

 失去了淑女形象的桃井冲进店中把那个激动的男孩拖了出来。  

只是想成为温柔的女孩子。  

因为和火神的性格和他很像还特意问了火神喜欢的类型。  

 

桃井好想回家大哭一场。  

明明已经忍耐了那么久。

就因为小麻衣。

输了啊。

——

“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好蠢啊啊啊啊啊死蠢!!!笨蛋!!!大混蛋!!!!!!头脑简单!!!!”

空旷的篮球场回荡着少女的怒吼。

“混蛋……”声音稍微减弱了一点。

重复了一遍骂词,站在球场中央的桃井大大喘了一口大气,甩掉了自己的高跟鞋。

高跟鞋砸中了地上被丢弃的饮料罐发出金属撞击的闷响。

桃井的心情更差了。

 

回想起大概一个小时前的画面。

被自己从影像店里粗鲁地拉出来的青峰大辉用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她。

自己再在自己的一阵发狂后头也不回得走掉了。

真是彻彻底底地把形象毁掉了。 


 啧。

天色已经很暗了。

桃井靠在篮架主杆旁。

“蠢峰。”闭上眼睛又咒骂了几句。

身体靠着主杆往下滑,裙子的布料发出了摩擦的声音。桃井也不顾地脏不脏就滑到了地上。

“没见过这么蠢的。”声音小的只有自己能听见了。

双手环着小腿也不顾这姿势淑不淑女,把头埋在膝盖里。毕竟那混蛋不在,不对就算他在又怎样呢反正都失败了。

 

“这位可爱的小姐,这么晚了还呆在外面可不好哦。”还没来得及流泪就听到了陌生的声音。

身体一颤,抬起了头。

“跟我去玩玩吧小姐。”手腕被大力地握住了。

真是恶心的笑容。

“放开我!”桃井这时候有点懊悔踢掉了高跟鞋。不然她现在就可以狠狠地踩上这个小混混一脚,溜之大吉。

被搭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这么危险的情况好像还是第一次?毕竟每一次……身边都有那个笨蛋……在啊。

……但这次恐怕要靠自己了。

真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桃井试图甩掉那只讨厌的手,但是毕竟是女孩子。

一反抗就被抓的更紧,桃井白皙的手腕多了几条红印。

再加上一下午的疲倦,桃井由于愤怒而忽视的双腿的酸痛也在反抗中隐隐显现。

没有力气反抗了。

 

“砰——”

“谁!!?”眼前的男人突然用手捂住了后脑勺。

“啊,抱歉”慵懒无力的声音。

“扔偏了。”

“五月,你的鞋掉了。

 

桃井看了看地上,从男人头上摔下来的确实是被自己甩掉的高跟鞋…的一只。

等等…这个声音?!

还能是谁。

 

“阿大!!!”桃井侧身,看到了被小混混挡着的人,找到救星一般地吼了出来。

“啊五月,要过去咯。”

诶?

 

“哼区区鞋子以为就能把我打晕么…现在的小屁…”还没彰显完自己成年人的优越感就被砸到趴倒的小混混。

“她让你放手”接住了从流氓身上弹回来的篮球。“耳聋了吗。”声调随着动作的幅度而上升了。

篮球再一次准确地,平稳地砸向了这位可怜的成年人。

 

笨蛋,谁跟你说是要扔鞋子了。

 

——

“要喝果汁的话我请。”把球扔给了自己,用很小的力道,自己也能接到的轻柔的力道。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呢。

 

青峰慵懒地对丢下一句“你们给我记住”的小混混挥手说啊啊再也不要见了。

“阿大。”

“啊?”不耐烦地扭头发现桃井正低着头,腮帮子也鼓了起来。

“果汁。”

真不可爱。


——

“没有什么星星呢,都被云遮住了。”握着果汁坐在球场中间的少女重重地叹了口气。

“连月亮也没有呢”

“不是有五月么。”浸在黑夜里的少年悄声说道。

“唉哟干嘛掐我!!!”响起埋怨的声音的人的上身从地板上弹了起来。“疼啊!!”

桃井看着他头枕着交叉的双手躺在地上认真看着天空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

“到底怎么了,你从暑假开始就没正常过。”

“阿大,温柔的…女孩子怎么样?”

“哈?什么啊。”

“算了…”

“回家吧我困了。”

女孩子真是麻烦,青峰想。

桃井起身的时候由于脚跟的麻木感一时没站稳差点滑倒。积攒了一天的疲劳感在这一刻冲击全身。

手腕被抓住了。

“啊,好红。”

“早知道下手狠点了。”

对那混蛋。

 

“上来。”

“背你。”

——

“今天…没买鞋呢。”略带愧疚的语气,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这个任务一定能完成的吧。

“啊,嗯也没买小麻衣。”

左边的肩膀被咬了一口。

 

“嘛,也是有收获的。”埋怨完疼痛的青峰小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能看到你那样的笑。

“阿大,谢谢。”短暂沉默之后桃井表示感谢。

“说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了。”

桃井把上身向前靠近,双手环着青峰的脖子。

这个动作让青峰停下了脚步,抬着桃井膝盖的两只手也僵硬了。

 


“还有,”声音很近,是轻轻靠着耳朵说出来的。

青峰被耳旁突如其来的温热吓了一大跳,转头准备要开骂。

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碰了一下。

 

回过神来那张放大的脸已经稍微远离了。

逆着光,看不太清她的脸。

但是确实是笑着的。

啊,的确是仙女啊。

“生日快乐。”

 

END_(:з)∠)_

 

 

 

 


  51
评论
热度(51)

© 脑洞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