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协会

*锡纸
一个腿厨(?
许刘易拉罐神教教徒
冷西皮制药厂缓慢出货♪
一片苏心在玉壶
——
2016.6
稳赚不赔的买卖只有学习
近期:卡里巴恩/维姆/艾德蒙德/一期一振/大神晃牙/伏见弓弦

 

[梦100]凛然的他(卡里巴恩日觉后续)



为了满足私心,无责任脑补了一下日觉的后续,咖喱棒真的好苏啊!

 
果然还是想让他更有紫卡的感觉一点,有机会再写个月觉后续吧(你在说什么 
 
虽然更喜欢月觉的剧情, 
不过日觉的帽子和披风好好看哦! 
 
CP:卡里巴恩x公主


—— 
 
武器之国·阿瓦隆, 
 
街道上熙熙攘攘,随身携带兵器的国民在街上闲聊游逛,武器公会里传出各类金属敲打的尖锐声,欢声笑语中夹带的冰冷的武器的声音让气氛变得有点违和,但却仍有一种意外的和谐。 
 
卡里巴恩像是早已习惯这样的场景,微笑着回应身边国民们的问候。 
 
离讨伐怪物凯旋归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自从卡里巴恩对公主的忠诚宣誓起,两个人的关系似乎迈出了很大一步。 
 
随着士兵们的逐渐康复,军队的训练又回归了了正轨。卡里巴恩虽然很忙,但是还是会用闲余时间陪着公主在王城游玩。 
 
公主在一家武器公会前停了下来,盯着屋内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吗?”卡里巴恩侧过头询问。 
 
“不……我是在想上次那把剑……” 
 
那是公主刚到阿瓦隆不久发生的事,卡里巴恩带着她到武器公会闲逛,诧异于她与其他公主不同,更惊喜于她对尝试武器的兴趣,于是为她推荐了剑。 
 
而怪物突袭之事却成为急报扰乱了一切。急忙赶去出征的卡里巴恩最终令这件事无疾而终。 
 
“噗……”卡里巴恩情不自禁笑了出来,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抬起手遮着嘴稍微掩饰了一下有点失礼的行为说了句抱歉。 
 
他心里是很意外的,没想到公主还对这件小事耿耿于怀。公主对武器的兴趣并不是为了礼貌上的配合,而是一种真实的情感流露,这也让卡里巴恩心情舒畅。 
 
“那我们就再进去看看吧?” 
 
公主用一个点头回应了卡里巴恩温柔的询问,卡里巴恩牵起她的手走进了公会。 
 
公主看着眼前这把剑,上次卡里巴恩就解释了这是一把专门提供给皇室公主们防身的剑。剑本身重量合适女性使用,剑身上面刻着华丽的花纹,一直流泻到剑尾,剑柄上镶嵌着几颗精致华美的宝石,在光照下跟发光的剑身交相辉映,剑饰也极其讨人喜欢。 
 
卡里巴恩帮公主拿着剑走到室外,找到一处空旷的草地,将剑交到了公主手中。 
 
公主双手紧握剑柄,深呼吸一口气,将剑缓缓抬起,然后向前用力挥去,学着正在操练着的士兵,很有气势地“哈”地一声地喊出来。 
 
卡里巴恩看着这个可爱的举动,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他走到公主身后,双手绕过她的腰,用仿佛要抱住她的暧昧姿势抚上了她剑柄上的手。 
 
公主转过头看着卡里巴恩,他褐色的短发整齐服帖,在阳光下又染上淡淡的金色。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画出分明的轮廓,脸颊上染上了一点绯红,而眼中是无尽温柔的笑意。 
 
“这样的距离能接受吗?”卡里巴恩有点害羞地问。 
 
公主很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呆呆地点了点头。 
 
卡里巴恩轻轻地握住公主的手,挥动剑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 
 
就算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他手心的温热。 
 
“大概是握住这里,然后从这个角度出剑会比较省力。”卡里巴恩在耳边轻轻地说道,呼吸轻打在耳畔,仿佛若有若无的微风。 
 
公主能听见自己心脏喧嚣的跳动声,握着剑的手心微微出汗。手臂因紧张和害羞而显得僵硬了起来。 
 
似乎是注意到身前人的反应,卡里巴恩有点尴尬地放开了手。 
 
“抱歉,让你困扰了吧。”卡里巴恩苦笑。 
 
公主松开拿着剑的手,剑“咚”地一声滑落到地上。 
 
她猛地转身抱住了卡里巴恩的腰,闷在军服顺滑的衣料里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不”。 
 
卡里巴恩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双手因吃惊而张开着。 
 
“你总是这样无意识做出些可爱的举动来,这样很危险哦。”卡里巴恩表情转为了浅笑,揽住了公主的肩膀。 
 
公主抬起头鼓着腮帮子看着他,仿佛抗议一般。 
 
卡里巴恩只能妥协似用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安慰着,任由公主紧紧抱着他。 
 
 
—— 
 
落日很快就来临,卡里巴恩牵着公主走上了回城堡的路。 
 
在进入城堡大门的时候,守门的士兵向他们敬了个礼。 
 
“家人还好吗?”卡里巴恩看着他,问了一句。 
 
士兵紧张地回应:“托您的福,家人都很好!”,又看了一眼卡里巴恩身边的公主,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就是这位公主吧?令王子殿下您战时那么烦闷。” 
 
“什么?”公主一头雾水地看向卡里巴恩。 
 
卡里巴恩假装咳嗽了一下,但也没能掩饰脸颊泛起的红晕。 
 
士兵心领神会,连忙对公主摆手说明什么事情也没有。 
 
卡里巴恩红着脸把满脸疑惑公主拉走了。 
 
对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士兵心想:真是好般配的一对啊。 
 
—— 
 
一天就这样愉快地过去了,晚宴结束后公主回到了房间,公主困惑于士兵的话语,实在想不出卡里巴恩究竟为什么因为她感到烦闷,趴在床上翻来覆去。 
 
卡里巴恩在这时敲门进入房间,给公主带来一些饭后茶点。 
 
公主嘴里嚼着马卡龙,却食不知味,一心想要破解这个疑问,直到卡里巴恩用手将她嘴角的饼屑擦去,她才回过神来。 
 
“是有哪里招待不周吗?”卡里巴恩看着有点奇怪的公主,不禁询问道。 
 
“不不不,我就是在想今天那位士兵先生说的话。”公主摇摇手,给出了一个耿直的回答。 
 
卡里巴恩转过头逃避公主的眼神,假装咳嗽了一声,用手遮住发烫的脸。 
 
“是这样的,战事吃紧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是……浮现你的脸,让我非常渴望一场迅疾的胜利,我本就算死亡也应在所不辞,但却第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我不知道如此意志不坚定的我能否打赢那一战。” 
 
“那位士兵和我分享了他对战争的想法,解除了我的烦闷。他说,想早日结束战争,回去与妻子相见。” 
 
“我的焦虑仿佛与之重合了,我一心想着早日打赢战争,回来就能迎接你的笑脸,我和他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吧?” 
 
房间一时陷入沉默,公主被这突如其来的间接告白搞得脸也跟着红了。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打破了沉默,“你这是在求婚吗?” 
 
卡里巴恩仿佛被这个疑问逗笑了。 
 
“对于最珍视的你,我一定会用最正式最隆重的方式对待。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
 
公主害羞地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卡里巴恩揽过公主紧紧抱住,在她额边印下一个吻。 
 
“那么,晚安了,我的公主。希望我能有幸在您的梦里出现。” 
 
—— 
 
第二天是阿瓦隆国内例行的外出考察的日子,皇室们需要到野外的怪物洞穴去刺探敌情。 
 
卡里巴恩正一丝不苟地穿上军装,公主从他背后帮忙将他的披风围紧。他抬手握住公主帮他系上披风的手,转过身调皮地眨了眨眼。 
 
卡里巴恩一只手握住公主的手,另一只手把军帽戴在头上,手捏着帽檐,严肃而又温柔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等我回来。” 
 
留下这句话的他无比英勇地踏上了征讨之途,披风顺着微风飘起,帽饰的流苏给予了他无限的勇气和自信。 
 
凛然如他者,必凯旋而归。 
 
 
END
 
 
 
 
 
—— 
题外话: 
卡里巴恩:鞋带我还是能好好系的。 
 
士兵:出师不利!!卡里巴恩王子鞋带又没系紧摔倒啦!! 
 
公主os:mdzz,下次果然还是应该帮他系鞋带。 
 

这种又苏又笨的王子真的是很可爱,我是愿意永远帮他系鞋带的(ntm


鞋带梗出处:



  35 27
评论(27)
热度(35)

© 脑洞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