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协会

*锡纸
一个腿厨(?
许刘易拉罐神教教徒
冷西皮制药厂缓慢出货♪
一片苏心在玉壶
——
2016.6
稳赚不赔的买卖只有学习
近期:卡里巴恩/维姆/艾德蒙德/一期一振/大神晃牙/伏见弓弦

 

[许刘]难说/ON(1~4)

和否否一年前就开坑的无料终于开始搞了(你
我写的是难说/ON篇
至于这个on/off有什么意义我也不知道(?
就把他当成口袋妖怪吧(x
最近真的是缺粮到死,开始自割大腿肉。

如果有对无料感兴趣的朋友留言一下吧0v0!
暂定先印个10本自己爽一下(ntm
前三位留言的朋友送开车特典(并没有人要)

*时间设定为两人都退役后,小别在B市(*北京)当地当起了导游的故事。写得很空希望各位不要介意!TVT

CP:许斌x刘小别

——

1

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打着,屏幕里的人物快速出剑,动作连贯直至举着光剑跳起,给了对手最后一击,屏幕上一个大字号的WIN弹出。他趁着旅客们自由活动时间,去网吧打了几盘游戏。看了看时间,刘小别摘下耳机仿佛舒了一口气,拎着包离开了网吧。

回到了步行街的路口,虽然还没到集合的时间,已经有几个中年妇女提着购物袋叽叽喳喳地交谈着,仿佛有消耗不完的充沛精力。她们见到走过来的刘小别,一把将他拉入嘈杂的队伍,给他的手里塞了一把瓜子。

“哎呀小刘导游,你可算来了,我跟你讲,今天我去的那家珠宝店硬是夸我戴这串项链好看得不得了,我没拗过他们就买了。”

“我这个包也挺好看的,对吧小刘导游!”

“哎小刘导游……”

“小刘导游!”

刘小别嗑着瓜子,朝着她们的方向笑了一下,点点头,似乎在听又没有在听。

等旅客到齐以后,刘小别安排好他们上车,车开动后自己倒在座位上,塞上耳机,深深叹了一口气。

从学生时代一直就打荣耀直到将近而立之年,退役后也无所事事,靠着当职业选手时的奖金过日子。整天窝在家里都快发霉了,正好舅妈家开的本地旅行社缺人,一看到刘小别这种家里蹲就二话不说地拉来当廉价劳力。

刘小别也不是说缺钱,但想着在家闷着也难受,干脆就想着接受了这份工作试试。

刘小别本来就不是聒噪的人,也不是很喜欢主动跟人打交道,但当个导游嘛,就背背词,领领路,也好像没什么难的。

但当舅妈让念出为他量身定制的导游词的时候,他一脸后悔,感觉进了贼窝。

欢迎您来到美丽的B市,这里阳光明媚,蓝天万里,鸟儿放声歌唱,我是你们可爱的导游别别……???”

刘小别念不下去了,满脸黑线。

舅妈大力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膀,说了句“小伙子好好干,未来就在你手中!”就扬长而去,只留他一人在原地懵逼。

后来发现这份工作确实也不难做,他自己改了一下导游词,加上人长得挺俊俏,又还算年轻,待人虽说不热情但也不算冷淡,也不像有些导游聒噪地骂骂咧咧。慢慢就成为了大爷大妈阿姨叔叔们口中的小刘导游,成为了年轻小妹妹们口中的导游小帅哥,成为了旅行社一张意外的王牌。

日子就这样平淡地继续着,但跟刚退役时相比还是起了点波澜。

——

2

刘小别很难说清他见到许斌出现在游客队伍时候的心情。

故人重逢本该是喜悦的,照理说刘小别应该走上去热情揽着许斌的脖子,对这位曾并肩作战的队友说句“嘿,好久不见了。”但此刻他却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

“小刘导游?”有游客有点不耐烦地督促刘小别。

“啊……抱歉”刘小别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名单,开始一个一个念出名字来核实人数。

念到许斌的名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他认真看了一下这一行的资料,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手机号,但是身份证的尾号还是自己熟悉的生日日期,他忍不住苦笑,讽刺地想着真是令人意外的重逢。

刘小别站在车门旁,车已经启动,发出低低的发动机轰鸣。他在嘈杂的笑声和发动机声中看着游客们上车。本该在他眼中千篇一律的人群,在此刻却有了焦点。许斌看向刘小别,向他点了点头,然后背着包上了车。

一路上刘小别都有点心不在焉,他觉得自己很平静,但平静得近乎僵硬,仿佛一滩被绿藻侵占的湖水,噎得胸口很难受。

他挥动着旗子领着游客们在景点游逛,背诵着千篇一律的导游词,千年文明与独特的城市文化被生硬地捏碎成零散的只言片语。就如他此刻复杂的心绪被简单地分解为:尴尬,不甘甚至还有惊喜。

——

3

许斌跟刘小别说他要退役了,刘小别心里是很拒绝的。

微草自王杰希退役后一直有点军心不定,但高英杰作为队长在压力下的各方面快速的成长又让队伍充满了年轻的希望。

刘小别作为手速达人擅长速战速决,在团体赛中各种战术的运用也日渐纯熟,而得到不少圈内人士的赞赏,优秀的表现也让他的人气大涨,所愿入选了接下来的全明星阵容。

许斌依旧担任副队长,他慢慢将队伍带出了对王杰希的过分依赖,用自己的慢热在队伍中负责调整节奏和稳定军心,用成熟的看法消解年轻人的浮躁。

这三人形成新微草的核心,在袁柏清治疗转化和其他新老队员的辅助下,在接下来的几年都为微草打出了较好的成绩。

在微草阔别多年赢得来之不易的总冠军时,许斌宣布了退役,人们讶异于他的点到而止。但按出道的时长来讲,也不令人意外于他的完美退幕。

但对刘小别来讲,许斌的退役不仅意味着队伍的重组,更大程度上意味着他与许斌的关系走到了终点。

作为恋人的关系。

刘小别在许斌宣布退役后就没再理过许斌,他是铁了心的生气,电话不接消息不回,一心忙着对新生代队员的指导。

本就是一时的不能接受,只要过一段时间可能就能消解。许斌却没有给他机会平复心情,转身就离开了北京,从此跟刘小别失去了联系。

刘小别心想算了吧,就这样让他过去吧,但是想想过去的几年情感付出就这样无疾而终,胸口却还是揪着很难受。

离开的不仅是许斌,还有混杂在记忆深处若干年的爱的冲动与牺牲,甚至还有沉浸在恋情中幸福和快乐的自己。

一切都被许斌匆忙带走了。

——

4

刘小别站在集合处发呆看着眼前人来人往。

约定集合的地方是一座白桥,优雅地横跨在湖上,湖面折射着阳光泛出粼粼的微光,显得惬意悠扬。从桥上能看到在水中游弋争食的鲤鱼和随着微风摆动的荷花。

有人从旁边伸手递给刘小别一罐可乐。

刘小别转过头看了一眼,正是许斌。

“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许斌平淡地说着。

喜欢?指的是什么?是可乐?还是许斌?

刘小别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可乐,拉开拉环,喝了一小口,把可乐双手握在手上。

冰凉的可乐顺着喉道进入进入身体,仿佛破碎的玻璃在心口蹭着,加重了刘小别心头的烦躁的刺痛。

然后又回归了沉默。

没有人再有动作,也没有人再说话。

刘小别看着许斌,他确实没变,除了稍微长出的胡茬,他依旧是清爽干净的短发。充满笑意的双眸能时刻让人安定下来,也能让人愿意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交给他。

然而时过境迁,刘小别已经不再是那个事事莽撞焦虑的男孩子,而眼前的许斌也已经不再是与自己并肩作战的队友,更不再是为自己付之深情与温柔的恋人。

终归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讲的真对,一点也没错。

刘小别也有点想流泪的冲动,他在心中狡辩似的把这归咎于湖畔的风。

“好久不见了。”许斌看着刘小别发红的眼圈,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开口了。

“……”刘小别低着头靠在桥面上,心里揪着发疼,说不出话。

他心里冒出很多想问的事情,比如说,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比如说,他对这次重逢的心情?比如说,对当年匆忙离去的解释?

再比如,许斌还有没有一点喜欢他,就算只有一点点呢?

他这才醒悟自己一直没有忘掉眼前这个人,不管是他认真的神情,永远保持着的微微笑意,还是在他耳边调情似的低喃的情话都深深地在脑海中整齐摆放好,一个个镜头在此刻如同走马灯一般在刘小别脑内快去闪过。

沉淀的旧爱没有及时倒去,多年后翻出便会更加香醇浓烈,苦涩翻倍。

但却让人一醉不醒,覆水难收。

刘小别却被这感情恶心得反胃,他被折磨了这么些年,却还心甘情愿地往对方身上靠,愿意原谅对方的一切。他不想这么作践自己。

他抬起手将可乐猛地泼出,褐色的液体冒着碳酸的气味顺着许斌的的头发滴落。

许斌吃惊地看着刘小别,正准备说什么。

刘小别却只是愤愤地将罐子砸在他身上让他闭上了嘴,甩过身子就离开了桥,留下许斌一个人在桥上茫然不已。

Tbc!!!!



  15 5
评论(5)
热度(15)

© 脑洞协会 | Powered by LOFTER